我國3個疫苗獲批進入臨床試驗科學看待新冠病毒疫苗研發

2020-04-20 11:48:42 ITHC.CN

在北京國藥集團中國生物新冠疫苗生產基地,工作人員對新型冠狀病毒滅活疫苗樣品進行純度檢測。

新華社發

在上海,工作人員演示新型冠狀病毒mRNA疫苗實驗過程。

新華社發

近日,疫苗研發傳來好消息:我國3個疫苗獲批進入臨床試驗。包括由陳薇院士團隊研發的腺病毒載體疫苗,以及分別由國藥集團中國生物武漢生物制品研究所、北京科興中維生物技術有限公司聯合相關科研機構開發的兩款新冠病毒滅活疫苗。

疫苗進入臨床試驗,意味著我們離獲得疫苗保護又近了一步。疫苗研發是一個復雜、較長周期的過程。人們翹首期盼,但也不能因此忽略科學設計、臨床試驗和審批等流程。新冠病毒是一種新的病毒,疫苗研發存在不確定性。我們既要有信心,同時每一步都應嚴謹求實,經得起科學的檢驗。

為提高新冠病毒疫苗研發的成功率,我國同步開展5條技術路線研發疫苗。如何看待疫苗研發,記者采訪了多位專家。

既要爭分奪秒,又要以安全性有效性為準繩

疫苗是預防傳染病最有效的手段之一。疫苗的源頭是病毒,不同之處在于,疫苗是一種改造過的病毒或病毒部件,由于沒有了病毒的遺傳物質,疫苗注射到人體以后,不會傷害人體,還能誘導免疫系統對抗病毒。

人體免疫系統具有“記憶”能力,接種疫苗后,免疫系統會記住它的特征。當人體再次接觸到病毒時,“演習”過的免疫系統就能快速反應,迅速識別并消滅病毒。

疫苗的早期雛形是“牛痘接種術”。人類利用疫苗已有200多年,天花、麻疹、脊髓灰質炎等曾肆虐全球的傳染病,都通過疫苗接種得到了有效控制。專家介紹,除了常規的預防接種,而今疫苗還在腫瘤、免疫缺陷等疾病的防治中發揮著越來越大的作用。

一般來說,疫苗研發要經歷臨床前研究和臨床試驗階段,安全性、有效性得到驗證后,還需經管理部門審批,相關企業拿到生產批件。之后一款疫苗才能規模生產,進而上市應用。

清華大學藥學院院長、全球健康藥物研發中心主任丁勝告訴記者,疫苗上市應用具有嚴格的法律法規和技術標準要求,疫苗研發有一個相對比較固定的程序,通常需要相當長的時間。這是因為,疫苗要大規模在健康人群接種,其安全性、有效性需要經過嚴格驗證。

丁勝說,現實研發活動中,很多疫苗在臨床前研究時就被驗證行不通,一些疫苗即便在這一階段表現良好,進入人體臨床試驗階段也可能遇到種種問題。疫苗研發不能在任何一個環節留下一絲隱患,達不到預設目的或預期要求就要被叫停。因此,從開發設計到最終順利上市的疫苗并不多。

按照通行慣例,臨床試驗一般分為3個研究階段。Ⅰ期臨床試驗是初步考察人體安全性,一般受試者為幾十至百例;Ⅱ期臨床試驗主要是進行疫苗的劑量探索研究,初步評價有效性并考察進一步擴大人群后的安全性。一般受試者為幾百到上千例;Ⅲ期臨床試驗采用隨機、盲法、安慰劑對照設計,全面評價疫苗的有效性和安全性,一般受試者數千到幾萬例不等。

“走完全部臨床試驗,少則3至5年,長則10多年,一些疫苗甚至幾十年都沒有做出來。”丁勝接著說,應對新冠肺炎疫情,即便在某些不太關鍵的環節做些簡化,這個過程通常也需要很長一段時間。

丁勝介紹,為提升新冠病毒疫苗研發進度,在臨床前研究階段,科研人員已經采取了一些非常規的方法。比如,為了與病毒搶時間,工藝設計、保護性評價、動物模型等環節,這些往常需要串聯的工作,如今都在平行推進。

既要爭分奪秒,又要以安全性有效性為準繩,新冠病毒疫苗研發如同在鋼絲上高速行走。“理解人們急切期待疫苗的心情,但從科學上看,再急也不能降低標準。”丁勝強調。

疫苗研發有多種技術路線,各有優缺點

疫苗研發出來后,規;a、保存和運輸便利性等多種因素,也影響著疫苗上市的速度。

丁勝告訴記者,小規模臨床試驗與大規模量產的生產工藝不一樣,穩定性可能也有差異,疫苗的安全性、有效性需要繼續評價。再好的疫苗,如果產量跟不上,或者大規模量產后免疫效果打折扣,也難以派上用場。

不少科學家認為,樂觀估計,12個月到18個月后,新冠病毒疫苗有望獲批上市。這相比非應急狀態下,疫苗研發動輒10年以上的開發周期來說,已經相當快了?茖W家做出這一判斷,除了全球科研人員的全力投入,審批上開辟綠色通道外,也與疫苗制備技術不斷“進化”,人們有了更加高效的開發手段相關。

專家介紹,隨著生命科學研究的進步,疫苗制備技術路線更加多樣,技術也日臻完善。其中,既有傳統的滅活疫苗和減毒疫苗,也有亞單位疫苗,近些年以脫氧核糖核酸(DNA)疫苗和信使核糖核酸(mRNA)疫苗為代表的核酸疫苗也發展較快。

中國科學院微生物研究所研究員嚴景華告訴記者,每種疫苗各有特點,優缺點相輔相成。比如,傳統的滅活疫苗研發工藝路線成熟,免疫效果好,但需要有生產疫苗的安全實驗室;病毒載體疫苗免疫性強,易于制備和放大;mRNA疫苗的臨床前制備過程相對簡單,應急響應快,但該類疫苗沒有獲批上市的先例,缺乏安全性和有效性數據,大規;臃N后的效果還有待驗證。

為提高新冠病毒疫苗研發的成功率,我國5條疫苗研發技術路線正同步開展并穩步推進,包括滅活疫苗、重組蛋白疫苗、腺病毒載體疫苗、核酸疫苗、流感病毒疫苗為載體的減毒疫苗,覆蓋了全球在研新冠病毒疫苗的主要類型。

目前,我國已經有3個疫苗獲批進入臨床試驗,其中陳薇院士團隊的腺病毒載體疫苗首個獲批進入臨床研究,已于3月底完成了Ⅰ期臨床試驗受試者的接種工作,并于4月9日開始招募Ⅱ期臨床試驗志愿者。這是全球首款進入Ⅱ期人體臨床試驗的新冠病毒疫苗;4月12日,中國生物武漢生物制品研究所和中國科學院武漢病毒研究所聯合申請的滅活疫苗獲批,已進入臨床試驗;4月13日,北京科興中維生物技術有限公司研制的滅活疫苗也獲批開展臨床試驗。

了解病毒是研發疫苗的前提。丁勝表示,由于新冠病毒是一種新的病毒,當前的疫苗研發工作都是基于已有認知做出的。人們對病毒的認識是一個不斷深入的過程,加上病毒自身可能出現變化,疫苗研發存在一些不確定性,這些對科研人員都是比較大的挑戰。在安全有效疫苗上市之前,很難判斷哪條路線可能走到最后,甚至都無法保證一定能做出來。

丁勝認為,在新冠肺炎疫情全球流行背景下,各條疫苗開發路線都采取了非常規的研發策略,科研人員的努力都值得尊重,這些工作可以幫助人們加深對病毒的認識,至少能告訴后人哪條路行不通,避免走彎路。

用長遠眼光看待疫苗研發,為未來做好必要的技術和產品儲備

專家表示,疫苗研發也受到客觀條件的制約。一般來說,臨床試驗需要找到足夠多的患者,如果沒有新的臨床試驗對象,疫苗研發工作很難往前推進。

以2003年暴發的SARS為例,當時我國SARS病毒疫苗研發工作走到了Ⅰ期臨床試驗階段,但到夏天,病毒消失了,缺少感染人群支撐后續臨床試驗,成為疫苗研發工作中斷的原因之一。

SARS病毒與新冠病毒同屬于冠狀病毒,一些SARS疫苗研發過程中積累的經驗,對新冠病毒疫苗研發或許有幫助。不過,目前全球還沒有冠狀病毒疫苗上市,考慮到疫苗研發的安全性、有效性評價有一套嚴格的流程,這些幫助可能比較有限,并不能大幅壓縮研發時間。“SARS疫苗研制確實能為新冠病毒疫苗研發提供一些借鑒,但大多數工作還得從頭開始。”清華大學醫學院教學科研系列獨立研究員丁強說。

丁強認為,2003年至今,全球疫苗研發技術進展很大,出現了mRNA疫苗等新的制備方法。我國有出色的科研團隊,采取了一些國際先進的技術方法,新冠病毒疫苗研發工作的科技含量很高,預估會比SARS疫苗進展順利。

早在1月22日,科技部啟動“新型冠狀病毒感染的肺炎疫情科技應對”第一批8個應急攻關項目,快速研發疫苗就是任務之一。

新冠肺炎疫情發生后,我國快速響應,在短時間內完成了病毒全基因組測序,分離出病毒毒株,并在第一時間向世界衛生組織提交了新型冠狀病毒基因組序列信息。此外,又快速啟動多條疫苗研發路線,臨床前研究也取得不錯的進展。丁勝認為,這些科研成果說明,SARS疫情之后,我國應對突發公共衛生事件的科研能力提升很多。

丁勝認為,要用更加長遠的眼光看待疫苗研發,即便本次新冠肺炎疫情得到控制,疫苗研發計劃也不宜半途而廢,應為未來做好必要的技術和產品儲備。

專家表示,疫苗從研發到生產是個長鏈條,我國有整合全鏈條資源的優勢,可同步推進研發、審批、生產各個環節。當前各國處于新冠肺炎疫情防控的不同階段,在疫苗研發上,有必要加強國際合作,形成合力,在保證安全性、有效性前提下,早日研發出新冠病毒疫苗。

(來源:人民日報)